当前位置:欲望舍>书库>综合其它>我在娱乐圈这些年> 036四爱姐「Рo1⒏news」

036四爱姐「Рo1⒏news」

  从公司年会出来,萧盷给自己的工作室员工发福利,除了年终大红包之外,她每年回选出一个优秀员工,给她付新房首付。
  今年的房子钱转过去,自己那张卡里只剩下三十五块钱,她正试图将陈苍那张卡绑定在自己手机上时,先跳出一条讯息,全部都是拼音。
  她懒得看那一串字母,直接电话打过去。
  “喂?”任千行的声音听着还没睡醒。
  “你还没睡醒就给我发消息,发错了?”
  “哪有,我可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打出来的,你没看到我的表白吗?”
  任千行时隔壁东堂国人,在平国出道将近五年,对于平国话还是只会听不会写,好多词义乱用。
  “你说的表白,是我想的那个意思?”
  他笑笑,声音更低更温柔,
  “明天一起过年?”
  “你们东堂国又不过这个年。”
  “陪你嘛。”
  “告诉你个秘密,其实我也不是平国人。”
  “真的?”
  “你相信,就是真的。”
  萧盷靠在龙谷跃岭楼下的白龙雕像上,抬头看着天,有飞机划过。
  “我总觉得你就在天上这架飞机上。”
  “那就在家等我。”
  萧盷穿上外套离开酒店,打车去机场,路上手机里跳出一个新好友申请,看头像,她直觉是小朋友。
  果不其然,对方上来炸了一颗雷,“妈,给我点钱”
  她愣了好久,打下一个名字,“温笑尘?”
  “是我”
  “你叫错人了吧”
  “没叫错,我爸马上回来了”
  “小屁孩瞎说什么”
  她虽然这么回答,但还是给他转了钱,
  “转账 五十万”
  “太多了”他还发来一个无语的表情。
  “你老叔给你的,拿着吧”
  出租车进了机场,萧盷不再理他,她躲在VIP通道口,果然接到了戴着口罩帽子的任千行,他没工作时额前刘海长长的,八字形挡着眼睛,漂染成粉色的发丝已经脱色成淡黄,粗糙低扎在眼皮上。
  他这幅样子和舞台上光芒万丈的爱豆差了太多,那双眼睛离开浓妆后显得有些清纯,完全看不出年龄。
  她朝他招手,两人牵着手从通道跑出去,钻进同样毫不起眼的车子中。
  在和任千行认真谈恋爱的那段时间,虽然满打满算只有不到两个月,萧盷却体验完整了一次地下恋情的感觉,躲镜头躲狗仔躲粉丝,时而嫂子瘾大发在网上发暗戳戳的照片。
  他们回到萧盷在京阳的小别墅,先安稳地睡了一觉,大年三十当天,太阳正当头,任千行趴在床边睡得正香,背上压上来一个带着点分量的身体。
  萧盷裹在被窝里的身体热乎乎,撩开他背上的衣服紧贴,两人亲密无间地靠在一起,他还没享受够这种温暖,下身被子突然被掀开,他被抬起一条腿,挂在旁边位置正好的桌子上,露出双腿间的风光。
  任千行的下身十分干净,他身体皮肤透白,指尖手肘乳头肉棒皆为淡粉色。
  凉风直接吹到腿间,他才意识到窗子开着,他的腿心正朝着二楼窗子,隔壁小楼窗子对着窗子,想到这,他的小腿猛地一抽。
  但同时他情难自禁,后穴口一松,挤出一滴黏浆。
  萧盷从床下摸出好久没用过的那套工具,端着桌子上的水杯冲洗一遍,水流直接洒在地毯上,沾着水的手指两根并拢,压在穴口上。
  那一小部分的褶皱被压平,指尖向里顶,没入一节。
  他的肠道像温泉水,一进去便会骤然涌上来将她包裹,肠道内又湿又滑还温热,弹力十足,挤进她两根手指中间。
  穴口紧致到勒得她有些疼,萧盷用下巴顶着他的肩胛骨,声音闷闷的,
  “这两年你没再找别人?”
  “没有,只有你。”
  他拉过萧盷另外一只手,抱在自己手心里,时不时低头吻一下,她呈大字型横趴在他的背上,下身的手指也开始发力,手指并拢在肠道中进进出出,稍稍用力便顶出水声。
  “还是这么软。”
  听到她迷离的声音,任千行连腰都软了下去,肠道夹得更紧,透白的皮肤泛出粉红色调,整个人兴奋起来。
  “嗯……用力一点,往里……”
  萧盷将他翘起来的腿扔到一旁,手指抽插加快,她来回打转,搅动肠道内每一片区域,朝更里面插入,指尖用力压着每一个小小的凸起,两根指尖夹着软豆豆又磨又拉,扯成各种形状。
  任千行的喊声逐渐发媚,不是故意装能装出来的样子,萧盷喜欢看他眼神涣散的样子,却不知道他怎么能敏感成这样,又那么自然地发出娇媚的样子。
  他叫喊着,表面求饶,实则挑衅,萧盷抽出被他紧抓的左手,整个人扑到他的下身,握住扬起的阴茎飞快撸动,两只手一起发力,肠道被顶起一个弧度,龟头上吐出一点清液。
  “不要压……那!顶……”
  他吐出的话萧盷已经听不懂了,她只顾着继续用力,手臂许久不运动抽插几次便有些酸,但她的速度没有降下来,肠道将她的手指夹得更紧,她奋力一挺,指尖终于够到了前列腺的凸起。
  萧盷停了一下,喘粗气休息,任千行连这一点时间都等不了,扭着屁股发骚。
  他越渴望,萧盷停下来的时间越长,她还凑到他脸前,摸他的侧脸。
  他在发抖,眼角发红,挤出眼泪,嘴唇颤抖得合不拢,两条长腿乖乖朝她张开。
  她整个人蹲在他的身体中间,就好像要把自己塞进去一样。
  萧盷自己都要被点燃了,她突然凑上去亲他的鼻尖,手指也跟着往里一插,用力一按,来回地揉,同时肉棒上的手也不断的撸动。
  快感如潮水般涌上来,他只剩一叶扁舟独自漂泊在无边大洋,无助地承受着激烈的快意,全身发麻,肠道中波涛汹涌,积着快感层层袭来。
  “啊……要……啊!要到了……”
  这次声音没提上去,他猛地在萧盷身下抽动,后穴喷出一股清液,洒在她的小腹上。
  同时手心里的肉棒也射出白浆,她的手掌包裹不住,落在床单地毯上星星点点。
  她把挂着一点白灼的手指递到任千行嘴边,糊在他的脸上。
  男人伸出舌尖勾着她的手指不放,萧盷从他身上跌下来,平躺瘫在他身边。
  “再来嘛……”他用头蹭她的胸。
  “等我再睡一觉,累死了。”
  他的后穴口舒服地舒张呼吸,任千行趴着爬到萧盷肚子上,用鼻子顶开内裤,含住了她小小的阴蒂。
  “呜……”
  他的舌尖灵活,舔的萧盷灵魂出窍,高潮后带来沉重的倦意,搂着他一起睡了过去。
  狗年的最后一个白天在睡梦中度过,萧盷梦中听见几声电话铃,却无法将她拉出来,她翻身将任千行抱得更紧,腿垮在他的腰间。
  晚上十一点半,别墅大门被无声打开,成北陆的鞋子踩在地毯上,直接上了二楼。
  二楼卧室里浓重的精液腥味还没有散去,床上两个人相拥而眠,极尽恩爱。
  他冷冷地笑,掀开被子,男人毫无遮掩的下身对着他的眼睛,他又用被子盖住那白的过分的男人。
  萧盷在他一扯一拉之间已经被扇醒,她眨着不清醒的大眼睛,表情如同见鬼。
  “你……你怎么回来了?”
  “真不错,还认识我呢。”
  “你……唉——!”
  成北陆不给她多废话的机会,直接用被子将她裹住围好,拦腰抱起,挡着任千行的面把人扛下了楼。
  首发:ρ○①⑧.space「Рo1⒏news」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